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帖子
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军事论坛 军事纵横 向“第五纵队”司令部开火,俄国的公知和大V的好日恐怕已经到头了
查看: 23158|回复: 6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向“第五纵队”司令部开火,俄国的公知和大V的好日恐怕已经到头了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9/4/11 17:24:51 |
本帖最后由 土木乙博 于 2019-4-11 17:25 编辑

接下来俄境内的“第五纵队”恐怕就难混了,好日已经翻篇

俄将军站出来:向“第五纵队”司令部开火
作者 朱长生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00064&s=fwzxfbbt>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00064&s=fwzxfbbt

上月初,俄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刚刚在俄军事科学院年度学术会议上表示要打击“第五纵队”。俄国民近卫军主管顾问列昂季·舍夫佐夫上将又站出来力挺:“向‘第五纵队’司令部开火!”,“国家要对(这场斗争的)胜利负责!”

苏联在美国核武器的威胁下并没有倒下。特朗普总统任期内的美国新军事战略、2014年至2018年北约峰会通过的决定表明,欧洲与世界出现了大规模混合威胁。直到1949年前,当苏联还没有核武器的时候,美国一直在计划轰炸苏联百万人口城市。在无需发动任何战争的情况下,计划用核武器消灭数以百万计的苏联平民。后来苏联得以存活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拥有了核武器、强大的军工企业和能够研究先进武器装备的科学。

苏联没有倒在美国的核武器下、在拥有强大的军力、核武器与先进的科技时,却倒在了西方的“混合战争”“颜色革命”和“第五纵队”下。美国还在炮制这一套。美国正积极寻找新的方法来消灭战略竞争对手,首先是俄罗斯、中国、伊朗等国家。为此,制定了“混合战争”战略及其组成要素“颜色革命”和“第五纵队”的使用技术。其中很多都曾被用来摧毁苏联,当时的战争没带“混合”称谓,也没这一术语,但值得记住的是石油价格从8美元到12美元一桶这段历史、意识形态宣传和为了保住自己权力的卖国贼。

苏联曾经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战略核力量、第二经济强国地位和先进的科学,并且绝大多数人明确表达了生活在苏联的愿望。但最终还是没能保住,失去这个国家的不是因为战败,而是敌人实施颠覆战略和技术手段的结果。今天,就像上个世纪一样,来自外部和内部力量的强大冲击正在涌来,这股力量致力于瓦解和摧毁俄罗斯。对此要深入思考并作出结论。

他还这样看格拉西莫夫的讲话与五角大楼新战略。格拉西莫夫在军事科学院年度学术会议上发言谈到的五角大楼新军事战略,其意图在于积极利用“第五纵队”的抗议潜力来制动混乱和操纵民众,同时用高精度武器对目标国实施打击,消灭其国家领导人,摧毁通信与指挥系统、其他战略目标。

对付“第五纵队”或“特洛伊木马”似乎不是总参谋部的事,但五角大楼实际上已把混合战争作为一个新型战争,开始构建战场。作为对西方奉行的敲诈和威胁政策的回应,总参谋部被迫拟定计划,对瞄准俄罗斯的导弹发射装置和决策中心实施打击。

俄已准备好遏制可能之敌的侵略行动,为此开发了一些概念方法,其核心是积极防御战略,这意味着采取先发制人的措施来消除威胁。

谁来应对、怎样应对“混合战争”?他是这么看的:

总参谋部认为在国内使用军事力量遏制武装冲突和威胁公民安全、宪法秩序、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违法行动是正当之举。解决这些任务首先是要由国民近卫军、内务部、联邦安全局参与,只有在必要时武装力量才会参与。

武装力量首先应准备应对外部侵略者的战争,打击各个战区的决策中心、战略目标。这是对战胜敌人总体行动的决定性贡献。当然,“斩首”令人想起国内的“第五纵队”。

应对美国新战略是国家、全社会、专业部门与机构的事,是国内政策、信息政策与干部政策的事,是人民爱国主义教育的事。

与传统战争不同,联邦相应机构有责应对“混合战争”。国防部有份参与,总参谋部参与度很大,但远非决定性的。
苏联曾经拥有过现有一切,但却失去国家了。
“混合战争”的初次试验用到了苏联身上。

经长期准备,最终达到了目的。

无论俄如何认真对待军队的装备,这都并不意味着,国家已经准备好应对“混合战争”。
这场针对俄罗斯的战争无所不用其极,其方法可以在不公开武力干涉、以不是太大、可以接受的损失或根本就丝毫无损与低得惊人的成本,就可以达到目的。

“我们摧毁了苏联,我们也会摧毁俄罗斯。我们的任务是让俄罗斯从内部吞噬自己,造成这个国家社会混乱和分裂”,2012年美国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曾这样说。

利用国家政变技术,推翻合法政府并将国家置于外部控制之下,是“颜色革命”的主要任务。“颜色革命”依靠“第五纵队”实施。但民主并没有赋予它推翻合法政府的权利。

可以预料,当俄罗斯尚未正式承认对其发动战争时,美国与北约使用的混合技术只会得到完善。
因为行动是秘密的,不受国际限制。如果这些威胁因素得不到俄罗斯的及时评估,那就太糟糕了。

没有正式承认正在进行的“混合战争”意味着这个国家没有做好准备。
仅靠国防部的动员是不够的。承认或不承认混合战争不是科学争论。对战争有所准备的人才会赢得战争。

国家安全概念的各要素都必须得到充分利用。要尤其重视做好民众的工作,积极打击“第五纵队”。总参谋部计划打击决策中心、发射装置和机场,还应加进国家防范混合侵略和“颜色革命”的综合措施,加强国土防御。

这个将军来头可不小
舍夫佐夫军人出身,经多识广,身份特殊。
他经历过苏联解体,深知那段历史。

他两次在境外欧洲服役、并两次代表俄罗斯同北约部队直接打过交道,知道西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军旅生涯就是从驻境外欧洲部队开始的。
1968年起,他就在苏军驻德集群服役,先后担任侦察排长、坦克排长、侦察连长。
1973年调回国内服役。
1990年7月起,再度到苏军驻德集群服役,任第8近卫集团军参谋长。
1992年2月起任西部集群(德国)第1近卫坦克集团军司令。
从德国撤回后,1994年9月至12月任武装力量总参作战总局第一副局长,1995年4月至10月,任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兼作战总局局长。

他还是第一次车臣战争的积极参与者。
1994年12月至1995年4月,出任驻车臣联合部队集群参谋长。
1995年10月起,他被任命为俄罗斯国防部作战组组长、北约欧洲联合部队主管驻波黑俄罗斯部队的副总司令,1995年12月起,被任命为俄罗斯驻北约欧洲联合部队总部的代表。
他还在内务部干过。1997年7月,被任命为内务部副部长兼内卫部队总司令。1999年4月起出任俄内务部内卫部队总监。

退了,又出来了。2007年起退休。现又出任俄罗斯国民近卫军主管的顾问。
国民近卫军是2016年7月才开始在原内卫部队的基础上组建的,直接听命于普京总统。
等于退了接近十年,又现身了,而且还贴身普京。

前后间隔时间不长,俄将军们对美国国防部所谓的“特洛伊木马”新战略、“混合战争”、“颜色革命”频繁发声
这说明,俄当局至少是强力部门好了伤疤没忘痛,对美国那一套始终是警惕的、清醒的,
估计这次西方再也不会像苏联那会儿,讨到大便宜了,
接下来俄境内的“第五纵队”恐怕就难混了,好日已经翻篇。

点评:

俄军方从理论层面将西方国家发动的颜色革命视为“混合战争”,强调广泛利用“第五纵队”是其不同于传统战争的重要特征。
俄军还认为,在“混合战争”中,一些受外国扶植的反政府力量快速壮大,并以得到所谓“人民”支持的方式加速合法化,而国家政权机关的合法行动则会被谴责为“破坏人权”和“镇压平民”,但这里的反政府力量和“人民”,不少都来自“第五纵队”。
俄军的这些观点,在俄政界和学界获得广泛认可。

当前,美国等西方国家不会停止对俄进行渗透的努力,其支持的俄国内反对派遇到合适机会,也会蠢蠢欲动。
近年来俄罗斯发生的多次具有颜色革命性质的“街头政治”中,都能看到“第五纵队”的身影。2011年年底国家杜马选举结果揭晓后,俄国内反对派组织了苏联解体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2012年5月、6月、9月,俄境内反对派组织了三次百万人大游行;2014年以来,俄罗斯受美欧制裁和挤压,俄国内再度出现了抗议的声音。

国内频发的“街头政治”事件、“阿拉伯之春”与独联体地区屡屡发生的颜色革命,促使俄罗斯更加重视颜色革命对自身安全的影响,更加重视防范国内的“第五纵队”。2015年,俄总统普京签署法案,允许当局禁止外国组织或机构在该国境内活动及运作。这一规定适用于那些被认为对“俄罗斯的宪制基础、国防力量与安全构成威胁”的外国非政府组织及公司。同年底,普京签发的新版《国家安全构想》明确指出,俄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面临8项主要威胁,颜色革命是其中之一。

从近期俄将军们对美国国防部所谓的“特洛伊木马”新战略、“混合战争”、“颜色革命”频繁发声来看,
俄境内的“第五纵队”,俄国的公知和大V的好日恐怕已经到头了。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